重庆时时彩五星

金庸:寫就一個民族的英雄夢

2018-10-31 20:34 首頁 > 資訊 > 重點推薦 >
肖云儒

肖云儒

獲悉金庸老先生仙逝的消息,我沒有感到震驚,但很是哀傷。他終其一生為我們民族寫英雄、寫夢想,他的離去,讓我們失去了很多想象。

我與老先生有過一段近距離的接觸,那要追溯到15年前——2003年,陜西衛視邀請金庸先生來陜,舉辦“金庸華山論劍”大型活動。該活動為期將近一周,包括三部分:華山論劍———金庸登臨華山北峰,在峰頂與各位嘉賓暢談江湖風云;碑林談藝———金庸在西安碑林博物館與文化名流、金學專家探討他的作品藝術和人生感悟;法門說禪———金庸前往法門寺,拜謁佛門圣寶舍利子,并與嘉賓研討佛學。三次活動,我都有幸不同程度有所參與。

“華山論劍”時,我與北大教授、著名文學評論家嚴家炎等專家坐在第一排,金庸先生與張紀中、楊爭光、魏明倫、孔慶東等嘉賓對談,主持人是李蕾。那天萬里晴空,藍天下的華山精氣神十足,恍若置身于金庸小說的境界。先生有一句話,讓我印象最為深刻,他說:他終于來到了華山,一輩子寫了多少次華山,但從來沒到過華山。他說,巍峨的華山以及整個西部都是他創作的重要素材和背景,西部的傳奇性、西部人的人格魅力和大氣情懷,給他的作品帶來了英雄氣度和浪漫氣質。

(華山論劍現場)

第一次聽他講話,他的語速非常快,像舞臺上人物在走碎步,加之濃重的吳儂軟語口音,完全沒有我心中想象的那種英雄氣。他絮絮叨叨的講,我認真的逮住每一個字聽,但仍然沒有那種豪放的感覺。我當時想:這也許正是他的生命的巨大張力——他性格中有柔軟、細致的一面,但他生命中又有強大的英雄主義沖動,這種沖動在現實生活中得不到充分的表達,就通過筆下的人物、場景來傾訴,圓滿自己的英雄夢。文學的金庸與現實的金庸,也許是一個矛盾的統一體,是陰陽兩種氣質的組合。這位作家從現實生涯與文學生涯兩個渠道,將自已生命狀態中的兩方面進行了充分表達。

“碑林談藝”,我與賈平凹、嚴家炎、高建群、孔慶東等作為嘉賓,在昭陵六駿前與金庸對談。他當時很激動,說:能坐在國家級文物、當年唐太宗最欣賞的昭陵六駿前,與大家一起談論我的小說,我受寵若驚,這是我的光榮。我注意到一個細節:主持人每介紹一個人,他都稱對方做“先生、先生”,但當介紹到賈平凹時,他就變了,更親切也更尊重,叫“賈老師”。他非常謙虛,他說他的作品都是寫給市井平民看的,不像西部作家追求的史詩性大作品。他來西安,是來向大家學習的。

“法門說禪”,本來電視臺安排我、學誠法師(原法門寺住持)與金庸三人一起談。但我決然推辭掉了,因為佛學我并不是很懂,更別說還是跟金庸先生這一位大儒對談了,說不好就丟了陜西的人了,實在是力不勝任。見我辭謝得誠懇,電視臺連夜安排了香港的蔡瀾先生出場。當時我還有疑慮,蔡瀾能談佛學么?——我對他的印象一直是個美食家,寫舌尖上的文章,以及生活中的小情趣。電視臺同仁說:蔡瀾先生有個特點,就是一切話題都能舉重若輕、化險為夷,把特別深刻、嚴肅的話題家常化、平民化、幽默化。在法門寺錄制現場,蔡瀾果然應對自如,妙語連珠,不禁感慨自己的差距。

這就是三次活動中我對金庸先生的印象了。此后,我再未直接接觸過金庸先生。但這次接觸讓我與老先生有了一種分外的親切,時常關注他的消息。

記得后來與金庸先生還間接有過幾次交集。我認識華山論劍西鳳酒品牌運營公司董小軍董事長。他們公司非常敏銳,“華山論劍”電視活動之后,他與西鳳集團一起打造了“華山論劍西鳳酒”這個品牌,并且將“名山、名酒、名人”等文化元素注入進去,開拓出自己的一片天地。有一年,董總專程去香港,征得金庸先生同意,并親筆題寫了“華山論劍”四字。而我,則受邀撰寫并書丹了“華山論劍賦”。

另一次間接交集,已經是10年后的2013年了。陜西衛視與華山論劍西鳳酒一起,邀請了美國影星阿諾德·施瓦辛格——最著名的英雄扮演者,中國導演張紀中——著名的英雄電視劇導演,加上我,三人錄制一檔節目:《華山論劍·煮酒論英雄》。其中一個話題是:你心目中的英雄是什么?記得當時金庸回答主持人這個問題相當風趣,他說,你看張紀中、你看你們陜西的漢子,這就是英雄!引發了現場如潮的掌聲和笑聲。對這個問題,張紀中回答得也好,他說:英雄就是有血性。而我回答的比較書生氣,我說:英雄一方面要有血性、要有力量,同時要心里有底氣、有人格精神,是硬骨頭,比如司馬遷。

(與施瓦辛格、張紀中談金庸作品的英雄精神)

金庸先生的離去,應該說是我們民族崇尚英雄精神和血性精神的一個損失。當下社會,物質條件越來越好,安逸、穩定的生活卻容易培養那種叫“娘炮”的社會文化現象。一些年輕人,女孩子弱不禁風、男孩子嗲聲嗲氣。這讓我們分外懷念金庸筆下那些江湖武俠、英雄形象。這就是金庸對民族的文化貢獻!

有時候,我們不能總是拘泥于作品的通俗或高雅、現實或空想這些藝術上、寫作上的問題去評論金庸,而應該從一個更高的維度去審視:金庸是我國文學界難得的描繪理想主義、浪漫精神、奮斗精神的作家,他對民族文化、民族人格中血性精神的執著描寫,對民族文化的培育是有貢獻的,值得肯定的。他通過自己筆下的人物,給中原民族補鈣輸血,而且輸的是狼血。

(金庸先生為陜西歷史博物館的題詞)

他的作品和人物,具有我們民族非常昂揚的精神,那是“酒”的精神,浪漫、豪放、重情;也是“火”的精神,熱烈、無畏、獻身;還是“山”的精神,像華山一樣剛健挺拔的氣節、像西部大地一樣廣袤無垠的胸懷。所有這一切,構成了金庸作品強烈的詩性浪漫主義和英雄主義質地。我認為這是他老人家最重要的文學貢獻和文化貢獻。金庸先生雖然離去了,但他并沒有放下手中的大俠劍和英雄筆,他的作品會永遠給我們民族以力量,他筆下的英雄人物會長久在讀者的心中傳頌。

近些年,華山論劍西鳳酒數次邀請我,準備啟程到香港去看望金庸先生。因為方方面面的緣故,都未能如愿。這真是一個永遠的遺憾了。

愿金庸先生安息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2018年10月30日夜于不散居


更多精彩資訊,歡迎關注中國文化交流網 www.qfpyw.icu

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與中國文化交流網無關。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、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慶祝海淀農村改革開放40周年成就展開幕
慶祝海淀農村改革開放40周年成就展開幕

1月28日,由中共北京市海淀區委農村工作委員會主辦的“激蕩改革潮 筑夢新海淀——慶祝海淀農村改革開放40周年成就展”在海淀區政府辦公區中心花園開幕,展覽將持續到2月1日。此次展覽以大量珍貴歷史文件、圖片資料為線索,分主題、有重點地回顧了海淀區農業農村40年來取

黃德寬先生受聘擔任中國文字博物館館長
黃德寬先生受聘擔任中國文字博物館館長

6月6日上午,中國文字博物館館長聘任證書頒發儀式隆重舉行,黃德寬先生受聘擔任中國文字博物館館長。

重庆时时彩五星 今晚三的开奖结果号码 今天大透乐??结果 青海快三投注网址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100期 香港2019年开奖记录查手机站 时时彩互补压法赚差价 重庆福彩幸运走势图 河北快三开奖昨天 看今晚的特马多少号 昨天内蒙快三07